我的申辩:对于「胡搅蛮缠」之说的回应

20200221.1

自从我针对深圳市大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非法解雇一事公开维护合法权益以来,虽然有不少朋友公开或者私下里表达了我的支持,但也有一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朋友提出了这样的看法:时局艰难,中国大陆的公益组织生存且不易,为什么还要揪着这么点赔偿金的事情,去折腾尖椒部落?

关于维护合法权益的动机,其实我在几次回应里多多少少提到了。但既然尖椒部落和她的朋友们,以及一些围观的泛公益圈友人们都认为我的动机不成立,那我就有必要集中来为自己申辩一下了。

Read more   2020/2/21

关于深圳市大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非法解雇事件的最新情况

目前最新的情况

很多人问我去不去劳动仲裁,目前的情况是我已经回复深圳市大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关于非法解雇赔偿金的事宜,要求她们确认单方面强制解除劳动合同的违法事实,以及基于该违法事实的经济赔偿金计算方案:

Read more   2020/2/20

针对大兔及其雅清各种谣诼的事实真相澄清

在我发出关于尖椒部落非法解雇我一事的两篇文章后,大兔和雅清,还有其她一些所谓的女权人士,在朋友圈和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系列回应。这些回应,没有答复我所质疑的任何问题,反而充斥了各种恶毒的谎言。俗话说,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但是,为了揭露这伙人的肮脏本质,我愿意辛苦一把,用事实回击她们的谣言。

因为造谣内容很多,分布很广,所以我必须用一篇很长的文章来回应。但是,请关注此事的朋友一定耐住性子读完此文,我保证妳们对大兔和雅清等人会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Read more   2020/2/18

身份政治与两面人

我在小渔村长大,最少从我太爷爷起,我家就是靠海吃饭,打鱼为生,大风大浪、天灾人祸,都挺过来。都说我们渔民是贱民,我也自认为自己出身落后,是个落后的小资产阶级。

以前懂的不多,还骂过马列毛,骂过左派。不过感谢互联网,感谢马克思主义。年少的时候,因为一起阅读毛选等各种左派著作,结识了很多朋友和同志,我们一起聊天到深夜,下定决心作为一个Maoist,为革命理想奋斗终身。

Read more   2020/2/18

对于尖椒有关领导回复非法解雇声明的回应

终于,等到了有关领导的回应。

但是,在这个回应里,我看不到任何坦诚,看不到任何对劳动者的尊重,而只有傲慢与谎言。

Read more   202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