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与偶然相遇:为什么我们害怕爱情

2017/2/5 posted in  Translate comments

翻译:澎湃新闻译文,王小嗨改定

著名的美国知识分子视频网站Big Think在11月30日又邀请到一位老朋友:学术战斗机话题男神齐泽克先生!这次他受邀做了一个6分钟的谈话,来讲解他今年的新书《事件:概念的哲学之旅》(Event: A Philosophical Journey Through A Concept)中的主题——事件与偶然相遇(events and encounters)。在谈话中,齐泽克告诉我们,为何可以通过研究一个事件的本质,追溯引起这个事件的各种原因,彻底剖析现象可以揭示出整个社会的真相。

齐泽克在谈话中讲了两大主题。首先,他给出了一个关于「事件」的基本理论性的定义,并用一些抽象的例子来解释他的观点。然后,他用这个观点来解释现代人对于陷入爱情的态度是怎样的。

给出「事件」的确切定义是困难的,因为这个概念被如此多的要素关联着。齐泽克选择了一个基本的解释:

在我的书中所聚焦的「事件」,是指发生了某种特别的、超越常规(extraordinary)的事情。在特定领域中,事情的现象总是按照某种常规的流动持续进行,但有时候也会改变其原有的常规规则,「事件」就是这样产生的。

太晦涩!所以齐泽克这里仍然用他书中所使用的卡夫卡的例子来说明:

我们可以说,卡夫卡或隐或现地是受到了一串作家的影响,比如爱伦·坡、陀思妥耶夫斯基、威廉·布莱克等等。但是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因为,如果我们返回去一个一个单独地去考察这些人,考察他们的作品具有怎样的特点,这些使得使他们成为卡夫卡的先驱。我们会发现一个问题,这种考察的维度是说在卡夫卡出现以前,已经存在一个富有洞察力的、只能出现一次的卡夫卡。

在这个例子中,卡夫卡就是一个「事件」。直到卡夫卡出现,才能把那些作家的对卡夫卡的影响成为对卡夫卡的影响。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对此有一个十分简洁的表述。所有的作家都有前辈和先行者,但是,真正伟大的作家却在某种程度上创造了他的过去,创造了他自己的先行者们。所以,伟大的作家确实是被人影响的,但是只有当他已经出现的时候,我们才能看到这种影响。

在这里我们进入一些非常理论化的表述。这和「薛定谔的猫」的概念非常相似,箱子的盖打开后,我们才能确定猫是是否可以活着。齐泽克要告诉我们的是,只能是卡夫卡的出现才能决定埃德加·爱伦·坡可以成为造就卡夫卡的最后一步。旧金山巨人队赢得世界杯后,才能说他们进入季后赛是赢得世界杯的关键一步。

那么「事件」和爱情到底有什么关系?齐泽克转会表述方式,解释了爱情是一个偶然相遇,这就是为什么在英语,包括其他语言中,会说「fall」in love。一个普通人在生命中与真爱的偶然相遇只有一次。

一个完全偶然的偶然相遇,但却改变了一生。就像他们说那样,没有什么东西是相同的。你甚至会认为你整个的过去生活都是为导向这个特殊的时刻。的确,关于爱情的幻想就是「哦,上帝,我的一生都在等待你的出现」。

所谓一见钟情。在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里,没有作为「事件」的爱情,无法有如上感受。因为两个人在谈论爱情之前,第三个人作为原因,已经让两人产生了可以预期的关联。让齐泽克感到悲哀的是,在互联网时代,作为「偶然相遇」的爱情,也变成了稀有物。此时,代替父母位置的,是机器的计算法则,根据条件进行匹配,先行的关联已经存在。婚恋网站、社交媒体绝对无法促成浪漫的爱情的「偶然相遇」。他们能提供的是没有「fall」的love。

最后,齐泽克说,现代人害怕「事件」,他们不仅害怕「偶然相遇」的爱情,他们害怕任何「偶然相遇」,这就是现代人肤浅的消费主义态度。

Title: Slavoj Žižek: Events and Encounters Explain Our Fear of Falling in Love
Link: http://bigthink.com/think-tank/slavoj-zizek-on-on-events-encounters-and-falling-in-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