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尖椒部落非法开除:为什么劳工机构的官僚比资本家还要凶狠?

2020215.1

我今年三十二岁,作为尖椒部落编辑,被领导开除了。

2018年06月04日,我正式入职尖椒部落。从前,我觉得深圳就是我的远方,因为那里的工人充满力量,她们创造了整个世界。工作伊始,怀着对理想的憧憬,我加入了这个集体,与工人同志并肩战斗。

Read more   2020/2/15

美国工人是如何反击大型科技公司的?

所有科技公司都宣称自己“让世界变得更好”,可它们却在无时无刻地生产着不平等。从硅谷程序员到共享租车的司机,再到各间大公司里的后勤临时工,他们都开始改变科技寡头所制造的不平等。

2019年9月13日,在大数据挖掘公司帕兰提尔科技的纽约分部与加州帕罗奥多分部外,有超过一百多位活动者同时在抗议。这些抗议者希望人们应该看到这间公司参与了政府的工作,它的大数据挖掘技术已经被用于非移民的甄别与驱逐。

Read more   2019/12/3 posted in  Translate

阿兰·巴丢:我们正处在马克思主义的新起点

2018年8月28日,哲人阿兰·巴丢接受Les Inrockuptibles杂志的马修·德让(Mathieu Dejean)的采访。在这次访谈中,阿兰·巴丢以他的新作《彼得格勒与上海》(Petrograd, Shanghaï)论述了二十世纪的革命遗产和马克主义理论的未来。

在《彼得格勒与上海》一书中,阿兰·巴丢反思了俄罗斯1917年十月革命与震旦文化革命的失败。阿兰·巴丢拒斥当下,他因保卫毛主席的遗产而备受谣啄。在这次漫长访谈之中,哲人的思考开始展开。

Read more   2019/11/18 posted in  Translate

三和大神的双十一怎么过?

20191111.1

三和人力资源市场

三和变了,两米高的栅栏立了起来。

三和没有变,三和大神还有日结可做。

Read more   2019/11/11 posted in  Life Capitalism

处女检测:一个全球危机

那些处女膜检查的骗局正在影响着世界各地的妇女。有的国家正在进步,而有的国家依旧在忽视妇女和女童的权利。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使用女童或者妇女的处女膜来确定女性的贞节,但这并不科学。事实上,仅仅从生理上我们无法判断一个男人或者一个女人是否有过性行为。

Read more   2019/11/1 posted in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