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人是如何反击大型科技公司的?

所有科技公司都宣称自己“让世界变得更好”,可它们却在无时无刻地生产着不平等。从硅谷程序员到共享租车的司机,再到各间大公司里的后勤临时工,他们都开始改变科技寡头所制造的不平等。

2019年9月13日,在大数据挖掘公司帕兰提尔科技的纽约分部与加州帕罗奥多分部外,有超过一百多位活动者同时在抗议。这些抗议者希望人们应该看到这间公司参与了政府的工作,它的大数据挖掘技术已经被用于非移民的甄别与驱逐。

Read more   2019/12/3 posted in  Translate

阿兰·巴丢:我们正处在马克思主义的新起点

2018年8月28日,哲人阿兰·巴丢接受Les Inrockuptibles杂志的马修·德让(Mathieu Dejean)的采访。在这次访谈中,阿兰·巴丢以他的新作《彼得格勒与上海》(Petrograd, Shanghaï)论述了二十世纪的革命遗产和马克主义理论的未来。

在《彼得格勒与上海》一书中,阿兰·巴丢反思了俄罗斯1917年十月革命与震旦文化革命的失败。阿兰·巴丢拒斥当下,他因保卫毛主席的遗产而备受谣啄。在这次漫长访谈之中,哲人的思考开始展开。

Read more   2019/11/18 posted in  Translate

处女检测:一个全球危机

那些处女膜检查的骗局正在影响着世界各地的妇女。有的国家正在进步,而有的国家依旧在忽视妇女和女童的权利。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使用女童或者妇女的处女膜来确定女性的贞节,但这并不科学。事实上,仅仅从生理上我们无法判断一个男人或者一个女人是否有过性行为。

Read more   2019/11/1 posted in  Translate

齐泽克:欧洲左翼背叛了库尔德人

一百多年前,卡尔·梅的畅销大作《穿越狂野库尔德斯坦》,讲述了德国英雄卡拉·本·内姆西的冒险故事。这本广受欢迎的书创制了中欧对于库尔德斯坦的认识:那个地方充斥着野蛮部落冲突,虽然那里的人们有着幼稚的正直与荣耀,但他们依旧迷信、互相背叛、进行着永恒战争。这种认识不就是对欧洲文明的野蛮他者的滑稽讽刺。

如果我们知晓今天的库尔德人,就不免对那个老套描述感到诧异。我知道土耳其的一些情况,那里的少数族群库尔德人是整个土耳其社会中的最现代和最世俗的族群。他们远离了一切宗教原教旨主义,他们还广泛实践女权主义。(我在伊斯坦布尔观察到一个细节:那些库尔德人经营的餐厅容不得丁点迷信)

Read more   2019/10/29 posted in  Translate

为什么只有20位妇女获得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

2019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斯德哥尔摩颁发本年度的诺贝尔化学奖与物理奖。尽管从去年开始,瑞典皇家科学院就开始为诺贝尔奖的多样性开始采取一些措施,但和诺贝尔化学奖与物理奖大多数获奖者一样,2019年度的获奖者也都是男性。

瑞典皇家科学院秘书长戈兰·汉森给科学家们写了一封信,要求他们在提名时考虑到地理和性别,并邀请了更多的女性来推举候选人,但是让诺贝尔奖获奖者多样化的努力进展缓慢。

Read more   2019/10/14 posted in  Translate